首页 家居 房产 美食 健康 服饰 情感

两性

旗下栏目: 两性 家庭 婚恋 感悟 故事 婆媳

陌路的爱

来源:易欧优 作者:魇花成魔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5-08-10
摘要:逃离,生死,家国,都在一夜之间改变。 到处都是一片荒凉,我们一路逃亡,走走停停,却终究是因为我的拖累,已经走了一月有余,却还是才出了百余里,我能感觉到越来越多的 不
  逃离,生死,家国,都在一夜之间改变。
  到处都是一片荒凉,我们一路逃亡,走走停停,却终究是因为我的拖累,已经走了一月有余,却还是才出了百余里,我能感觉到越来越多的 不满,今时已不同往日,我想我必逃不脱一劫。
  该来的终究会来,三郎的脸色也愈来愈沉重,我半倚在车窗旁,看窗外越来越陌生的景色,“玉娘,可冷?”我移过头,看见三郎憔悴的脸,摇了摇头。
  接下来,便是无边无际的沉默,马车还在缓慢的行进,我们在各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  三郎时时会走下马车,留下孱弱的我和一群带厌恶目光的侍卫,我不敢留他,我知我留不住,也知晓,他们常说:“狐媚惑主,又一妲己,真是祸害,却又不能争辩半分”
  我明白,我们不能如平常夫妻一般恩爱,但爱又让我们犯下大错,他是君王,我早该知晓,可是我还是心甘情愿的跳下了深渊。
  终于士兵们都不肯再行走半步,哥哥昨日已经被杀,今日我想必然是轮到我了吧,我不惊,亦不惧,唯一让我放不下的就是三郎,没了我,望君能一切安好。
  我们终是不能宜言饮酒,与子偕老,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。
  “请娘娘下车!”车外传来声音,打断了我的思绪,我理了理衣裳,慢慢的下了车,看到了拿着雪白绫段的士兵,那洁白的绫段,让我想起了为三郎跳的舞,一样的炫目,我抬起头,望了望四周,没看见三郎的身影,我想,他终究是不忍。
  “娘娘,走吧!”我看了看这个带着冷漠声调的人,我见过他,在以前的盛宴中,笑的格外的谄媚。
  我轻移莲步,走到那颗梨树下,看那纷纷落落的梨花:“高力士,现在几时了?”
  “回娘娘话,现在酉时了!”
  ”哦,已经酉时了啊”
  我静静的坐下,感受最后的美好,冷风一点一点的侵入身体....... 
  梨花一片又一片的飘落,落入山谷浅浅的小溪,落入三郎的手中,只听一声嘶声裂肺的哭声,响彻云霄。“玉娘!”
后续
  安史之乱终是被平复,被镇压,皇帝还是皇帝,只是当初的爱,当初的人都已不在。
责任编辑:魇花成魔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